點擊圖片放大

追夢珊瑚——獻給為?;ど漢鞫芏?..

定 價:¥ 36(元) (0折)

叢 書 名:

作 者:劉先平 著

出 版 社: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7-01-01

ISBN: 978-7-5560-5724-5

分享到:
25.5K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劉先平,被譽為我國當代大自然文學之父。
   他曾經兩次橫穿中國,從南北兩線走進帕米爾高原。
   他曾經三次穿越塔克拉瑪干大沙漠。
   他曾經四次探險怒江大峽谷。
   他曾經六上青藏高原。
   他多年跋涉在橫斷山脈。
   他曾經兩赴西沙群島探險。
   他在大自然中鑿空探險40年。
   他的代表作有四部描寫在野生動物世界探險的長篇小說和幾十部大自然探險奇遇故事。
   他的作品曾榮獲國家“五個一工程”獎、國家圖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2010年安徽省人民政府為他建立“劉先平大自然文學工作室”。
   他2010年獲國際安徒生獎提名。
   他2011年、2012年連續兩年被列為林格倫文學獎候選人。
         他現為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委員。

內容推薦

  本書是中國當代大自然文學之父劉先平的最新力作,是一部描寫我國珊瑚礁科考和?;さ募褪滴難ё髕?。
    作者用優美的文筆,生動展現了我國科學家為?;ずQ蠖ゼ渡低場漢鶻干低乘齙募榪嘧烤姆芏?,熱情謳歌了他們長年累月冒著生命危險在海底的追夢之旅。作品同時附有大量精彩照片,向讀者展示了難得一見的如夢如幻的海洋生物世界,自然之美賞心悅目。
    作品將文學性、知識性、趣味性融于一體,力求喚起大眾的海洋意識,樹立生態道德觀念,也從一個側面彰顯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深刻道理。

目錄

呼喚生態道德(代序)
引子
發現鉆石紅珊瑚?
吃出了珍珠
珊瑚夢
流星雨
珊瑚狂舞
誰在偷襲?
月亮魚  太陽魚
三只螃蟹分類
飛箭齊射
南沙群島有潟湖
劍魚瘋狂
尋找黑寶石
美人魚
炮彈魚發起攻擊
“魔鬼”很淘氣
天上掉下個小蝠鲼
海上漂起紅帶子
小笪的故事
還是那個鹿回頭?
遭遇轟炸
警報:海底躺著核彈
名片掉色
夢想的光輝
深海更迷人
劉先平40年大自然考察、探險主要經歷

閱讀部分章節

現鉆石紅珊瑚?

世界上只有一種呼吸,吐納之間具有驚天動地的神奇。這就是大海的呼吸,它以潮起潮落宣示著生命律動的波瀾壯闊。
大海的靈魂是月亮。月亮雖遠在38.4萬千米外的高空,卻賦予了大海血脈的張弛、生物的榮衰。難道月亮是從大海出走,卻又時時眷顧故鄉的游子?難道這也是引力波的作用?
我和李老師在西沙群島讀海。
椰樹的羽葉在微風中絮語,永興島和七連嶼之間的紅海門??齪芎?。午后的一場小雨將蔚藍的天空洗得透明、晶瑩。靛青的大海閃著紅暈。只有在南海極目天空和大海,你才能領悟“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春來江水綠如藍”所說的那種色彩相融與變幻的美妙。
細浪悠閑地漫步。遠處時而躥起巨大的水花,如大漠孤煙——是鯨,是魚?
讀得我思緒如大海一樣翻涌……
不知為什么,山海關那幅千古傳頌的對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長長長長長長長消”時時在我腦海里浮現。
李老師在退潮后的礁盤上拾著貝殼,以另一種方式讀海,探視大海深處的五彩繽紛。
昨天,她在一個小水凼中,看到一條灰黑的蝦虎魚正馱著一只彩色的槍蝦尋找獵物。那位穿著花里胡哨的“彩衣騎士”在蝦虎魚的導獵下張牙舞爪,顯得神氣活現??淳昧?,才發現槍蝦竟然是個近視眼,需要借助蝦虎魚敏銳的眼力才能捕獵成功。李老師故作擾動,可還未看清倉皇的槍蝦是怎么動作的,蝦虎魚就以閃電般的速度馱著“騎士”,鉆進了一個已掘出的洞里……它們組成的生命共同體,令她贊嘆不已。
“你看,那邊是什么?就在露出來的珊瑚礁上面!”李老師驚乍乍地喊出聲,還未等我答話——其實我什么也沒看到,在野外,她一向眼尖,常常比我先發現新奇——她已經一溜兒小跑過去了。
“哎,正漲潮哩。當心!”我說。
潮水已摧起水波向這邊涌來。她不是不知道。別看落潮后露出的礁盤看似平坦,但坑坑洼洼,小水凼密布;更有軟礁盤,就像沼澤地,一腳下去,就是個大窟洞。是什么寶貝使她如此著急?慌得我連忙追去。
李老師涉水聲很大,濺起的水花亂飛。潮水來得真快,我心里更急,只得拼命追去。
只見李老師從礁石上抓了個物件,轉身飛快地抄近路向岸邊跑。
我們的褲子、鞋子都濕了。我直埋怨她:“你沒看到漲潮嗎?”
“沒看到我會那樣急著跑?現在你還能再看到那塊礁石?”
真的,它已被潮水淹得只露出個尖尖。
“什么寶貝?”我問。
她把右手一攤,一塊深紅色的珊瑚躺在手心。說是塊狀,卻長不長、圓不圓的,然而那艷紅的色彩卻很熱烈。
“是紅珊瑚?”她問。
我心里一激靈,但并不敢肯定。在西沙群島的幾十天里,很多漁民都說過紅珊瑚的神奇、寶貴。其實,人類早已認識到珊瑚的價值,不僅將它列為四大有機寶石之首,還發現了它的藥用價值,《本草綱目》中就有記載。而紅珊瑚更是珊瑚中的極品,可我們至今還未在大海中見過,漁民們也沒見過。這更引起了我們的無限向往。
我把那塊深紅的珊瑚審視了一番,發現它像海綿,身上有很多小孔洞,一搖,卻很堅硬,沒有海綿的彈性。
“不太可能是紅珊瑚!聽說它生長在深海,怎么可能會在這里出現?”我說。
“不會是潮水打上來的吧?”李老師還沉浸在發現的快樂中。
“你是想瘋了吧!紅珊瑚已經是極端瀕危的物種,它生長緩慢,素有‘千年珊瑚萬年紅’之說,價格比黃金還高。我看過一個資料,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紅珊瑚于1980年采自臺灣省東北部宜蘭龜山島附近海底。這株桃紅色的‘珊瑚王’,高125厘米,重75千克,分有多枝,現被臺北市一家珊瑚公司收藏。有人出價500萬美元,藏家還沒賣哩!專家估計,它的年齡應該在2萬年左右,也就是說,經過這么多年的生長,才長到這個份上,是名副其實的大壽星。因而有人將紅珊瑚稱為‘海底鉆石’。如果這里發現了風浪打上來的紅珊瑚,誰還會披波斬浪去打魚?每天來趕海的人不把礁盤都踩塌了?還等你這位草根探險家來撿?”我說了這么多,可一點也沒減去她半分興致。
“那你說它是不是珊瑚?”李老師說。
“看樣子是?!蔽宜?。
“你能說它沒有艷艷的紅色,南海的熱烈?”李老師說。
我語塞。
轉而一想,我的確只在西沙的珊瑚島看過生長在海底的珊瑚。我不是專家,其實并不能給出確切的答案,所以管它是不是紅珊瑚哩,幾十年的大自然探險經歷告訴我,發現就是快樂!大自然蘊藏著無窮的神奇和奧秘,懷著崇敬和朝圣的心情走萬里路,一定會有發現!否則為什么我們經歷過那么多艱難險阻,到了七十多歲,還像老頑童一般跑到西沙群島來探險?科學家不是說人類對大海的認識只有1%嗎?我們怎么知道它就一定不是紅珊瑚哩?怎么知道它就一定不是新物種呢?李老師冒險撿來的紅色珊瑚讓她這么快樂,這還不值得?于是,我說:“真的,說不定它就是紅珊瑚!咱們趕緊回去換掉濕衣服,晚上還有好事等著我們呢!”

我們踏著月色走向漁村,林間寧靜、溫馨,微風拂來椰花沁心的芬芳,淡淡的羊角花在臉上輕輕地撫摸著。椰林中,家家門口燈火輝煌。這時,身后響起一串腳步聲,我回頭一看,樂了:“陳司令,這么著急是往哪兒趕?”陳司令是永興島的駐軍司令。
他笑了,示了示手里提的酒:“怎么,有好事就忘了我?”
李老師說:“哪敢!只是沒想到阿山今晚辦得如此隆重。這家伙做事總要制造一大串懸念,讓你不能不按他說的辦?!?br /> 阿山是我們第一次到西沙時在船上結識的漁民。他年輕,愛在大海中闖蕩,精明,幽默。李老師常說他是漁民精英。我們一見如故,后來就是他帶我們去釣石斑魚、馬鮫魚、藍金槍,遭遇了種種驚險,收獲了無限喜悅。
“有懸念才有故事。劉老師不就是天涯海角找故事嘛!”陳司令說。
幾十天的相處,我們和陳司令已是老朋友了。說著話兒,已看到阿山家門口坐了幾位年輕客人??囪?,我們還是來遲了。
阿山和他的妻子阿慧怡然自得地坐在桌邊喝著茶,嗑著瓜子,那幾位客人則邊飲茶,邊吃生菜。那是一大篾盆翠嫩翠嫩、沾著晶瑩水珠的生菜,顯然是從阿山家菜園摘來的。既無鹽,又沒醬,他們卻津津有味地細嚼慢咽,很紳士,可拿菜的速度并不慢。山東人就愛這樣吃大蔥。難道他們是從遙遠的北方來的?但從衣著上看,應該都是廣東流行的款式和色彩,特別是那位女同胞的衣著,洋溢著熱帶的濃烈。
李老師碰了碰我的手臂,我懂她的意思——他們這樣吃生菜,就像品嘗美味的水果。再看那位女同胞的臉上,明顯有渴望被滿足的表情——是心靈對綠色的渴望,還是綠色撫慰了心靈?
“中建島……”她一句沒頭沒腦的話,激得我記憶閘門霎時打開。西沙群島幾乎全是珊瑚島,島上沒有土,只有白色的珊瑚沙。多年前,守島戰士的生活條件很差,特別是蔬菜和淡水奇缺。最偏遠的中建島竟然見不到一棵樹、一棵草,是名副其實的海上大戈壁。有位服役兩年的戰士下島探親,當他在永興島上看到一棵抗風桐時,竟哭得驚天動地。過路的戰友問他這是怎么了,他竟兩手來回撫著婆娑的綠葉,又湊上去深情地嗅著,沉醉在綠葉的芬芳中,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對,他們就是這種神態!
難道他們也經歷了長期的海上漂流?是旅行者,還是闖海者?
“你就這么請客?是不是只請大家吃海風椰韻?”李老師揶揄。
“阿姨,這就冤枉我了。不是在等你嗎?馬上就上菜。你可別不舍得吃??!”說著,阿山就從屋里搬來一大盆海鮮,那盆子沉得他彎腰撅屁股。他咧著大嘴,將它往桌上一放,桌面一顫。阿山順勢裝模作樣地大口喘著氣。
“牡蠣,好大好肥!”李老師又驚又喜,伸手一捏,冰涼,“還不趕快拿去煮!”
“當心!”我說。
“它還咬人?難道像芋螺一樣有毒舌?”李老師感到詫異。
“不是,是它棱角很鋒利,比刀子還快。你忘了我1983年在紅樹林采它,手被割得鮮血直冒?”我說。
這些牡蠣比巴掌還大,乍一看,灰頭土腦的,要不是殼上染有海藻的綠色,還真能叫人以為是個石灰砣砣哩!
阿惠已將作料放到大家面前。
李老師意猶未?。骸霸諛睦鋝傻??也不帶我們去,吃偏食的家伙!”
阿山說:“無功不受祿。阿姨跟我下海這么多趟,還不知道我只是個釣手?螺呀,貝呀,不是撞了手,我是不會拾的。生蠔是皇甫老師帶來的?!彼凵趕蚰俏慌?。
南海漁民稱牡蠣為生蠔。西沙漁民多是從海南的譚門、文昌來的,海獵行當分得很專業——釣魚的不撿海參、螺、貝,撿海的不釣魚,用網的專攻布網。
先坐在那里的皇甫老師眉清目秀,臉龐白皙透紅,嫻淑地、靜靜地喝著茶。我以為她是阿山家今天從海南來的親戚,誰知是位年輕的老師。
我不禁多看了她兩眼。
看阿山還是未動,李老師有點急了:“阿山,你鍋不動,瓢不響的,只搬來這么大一盆牡蠣,是只給看,不給吃的?”
我感到阿山在導演著什么,于是連連對她使眼色,可她喜歡跟他斗嘴,只顧不依不饒。
阿山在一旁站著,不吱聲。一臉的無辜,無辜中藏著詭秘。
那位皇甫老師和她的同伴饒有興致地微微笑著,等著看熱鬧。倒是陳司令厚道:“劉老師一定知道牡蠣是法國大餐中的美食,是法國人的最愛。巴爾扎克、雨果筆下的貴族們,不僅把生吃牡蠣當成時尚,還視牡蠣為財富、身份的標志。這是今晚的頂級美味?!?br /> “生吃?”這下輪到李老師傻眼了!
她朝我瞄了一眼,我說:“沒錯。據說有的食客一餐能吃一打哩!”說實話,我雖然喜愛牡蠣的美味,在廈門、福州見到牡蠣煎餅,總要吃得心滿意足才罷休,可從未吃過生的牡蠣。
和皇甫同來的身材魁梧的小袁,已打開了陳司令帶來的葡萄酒,給每人斟上。
陳司令說:“難得今天大家聚在一起,緣分呀!緣分就是天下最精彩的故事。來,干了這杯,開吃!”說著,就用工具撬開了牡蠣的硬殼,白白嫩嫩的肉如水泡蛋般躺在殼里。他將各種調料放進去,用勺子一兜,就送到了嘴里,美得眉毛像跳舞一般……陡然連打了兩個噴嚏……那是芥末通竅開塞的功效。
大家都開吃了,我也如法炮制。其實,我對吃生魚片、生蝦并不陌生。我生在巢湖邊,每當夏日湖水淹沒柳林,我就和小伙伴們邊游水,邊在柳樹紅紅的須根中摸蝦。巢湖的白米蝦是特產,又肥又晶亮。捉到后,立即剝殼吃蝦仁,滿嘴溢著荷香和狂野的風浪釀就的甘醇……
“李老師,你怎么不動手?南海野生的蠔絕對沒污染,營養豐富,大滋大補?!背濾玖釧底?,順手拿了一個放到她面前。
可李老師只是在打量這個灰疙瘩。我知道,她對生魚片天生畏懼,更別說生吃牡蠣了。
阿山出場了:“阿姨,您當了幾十年的班主任,肯定講過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學生們都動手了,您也不能光說不練??!”說著,就拿那小工具去撬殼。
“你的激將法沒用。我只是在找殼縫。我在熱帶雨林吃過竹蟲,烤得金黃,到嘴滿口奶香。你吃過?饞死你!想難為我,沒門??此Φ階詈?!”李老師說。
她真的麻利地打開了殼。陳司令忙幫她加調料,可那雪白的肉體竟然蠕動起來,驚得她往后一仰——可能是它受到了調料的刺激。大家一愣。嗨,她卻一勺子送到了嘴里。
“怎么還有種蟹黃的香酥感……”李老師說。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
掌聲未落,我突然忍不住叫了一聲:“哎喲!”